欢迎来到百灵网
用户名:
密码:
在线投稿及合作咨询QQ:1151150531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民生

参观企业、豪华宴会连环合同套走79岁老人55万

2017-01-09 16:00:00责任编辑: 百灵001来源: 中新网点击:
  原标题:参观企业,豪华宴会,游览名胜,临走还有土特产 连环合同套走79岁老人55万

  李庆奎(化名)老人对去年那场豪华宴会印象深刻,“一桌子20多个菜,根本吃不完,中间还摆了一只王八,个真大,那得多贵啊。”

  去年三月,79岁的李庆奎被一家名为中庆富佳(北京)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庆富佳”)的理财公司拉到了山东,期间,李庆奎被安排参观企业,参加豪华宴会,游览当地名胜,临走还有土特产。回北京后,李庆奎分两次投了55万元,购买了一份理财产品。俩月不到,李庆奎就发现理财公司人去楼空。目前案件已刑事立案,但何时能要回自己的养老钱,李庆奎陷入绝望。

  理财公司如何环环下套,李庆奎又是如何入套,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。

  免费坐高铁 去山东考察企业

  去年3月,在丰台云岗附近的一家超市门口,李庆奎从一名年轻男子的手中接过了一张传单,内容是中庆富佳理财产品的介绍,“我一开口,那个小伙子便热情地说我们是老乡。”

  李庆奎退休多年,和老伴一起省吃俭用,攒了几十万元。“这些钱一部分是自己的养老钱,另一部分打算给两个孩子买房用,可现在银行利率低,房价涨得快。”

  虽然李庆奎表露出对这份理财产品的兴趣,但对方并未着急让老人掏钱签合同。“这个业务员说,他们公司可以组织我去山东,实地考察钱投到了什么样的企业,满意再签合同。”

  于是,在中庆富佳的出资组织下,包括李庆奎在内的浩浩荡荡逾百人,坐着高铁前往山东曲阜。“下了火车,两辆大巴车把我们拉到了鱼台县的一家宾馆,下午我们就去参观了当地的一家企业,叫博杰重型机械有限公司(下称博杰重工)。”

  “业务员和我们说,这是一家生产重型机械零部件的企业,产品很畅销。我们的钱就是投到这一家企业。”李庆奎回忆说,当天晚上,中庆富佳的法人代表张金笑、董事长张金鹏兄弟俩组织了奢华隆重的宴会,席间,穿插着节目表演和理财产品的介绍。“一桌子20多个菜,根本吃不完,中间还摆了一只王八,个真大,那得多贵啊。”

  第二天,李庆奎和其他准投资人被拉到了曲阜的名胜“三孔”参观,临走返京时,还给每人送了一袋大米。“回来之后,我就掏钱了,15万。”

  名为理财产品 实为借款合同

  从山东回来后,李庆奎把这份理财产品介绍给了自己的老同事,82岁的王大妈(化名)。3月10日,在中庆富佳的办公地点,李庆奎和王大妈不仅看了公司的营业执照,也再次见到了法人代表张金笑,当天二人分别和甲方中庆富佳签订了一份《借款合同》,李庆奎投了15万元,王大妈投了10万元。

  “从合同内容看,老人出资购买理财产品,应该签《投资合同》,但这却是一份《借款合同》。” 刘晓颖是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,也是北京市老年维权服务项目的负责人,去年她曾接访过两位老人(老年维权服务法律咨询热线为010-83811699)。

  合同的第二、三条约定了借款利率:每月利率2%,分红1%。甲方按月支付乙方利息和分红。三个月到期后,归还本金。

  三月期,年利率达36%,典型的短期高回报投资,但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,中庆富佳在其经营范围中有这样的标注:未经有关部门批准,不得以公开方式募集资金;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收益。

  除了高收益的承诺,让李庆奎放心掏钱的是合同第4到第9条的规定:资金用途是投资博杰重工;还款来源是博杰重工年平均3亿元的销售额;甲方若未按期还款,甲方有权处置博杰重工的股权和固有资产。

  “但是,这份合同上压根就没有博杰重工的盖章,也看不出两家公司是什么关系。” 刘晓颖说。

  房地产公司作担保 老人又投了40万

  4月23日,还没等第一笔款到期,李庆奎又被带到了朝阳的一家大饭店,“又是吃饭,又是砸金蛋,之后我又投了40万。”

  在中庆富佳劝说李庆奎投第二笔钱的时候,他又和一个名为“山东广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”(下称“山东广宜”)的企业签订了一份《担保承诺函》。这又是怎样的一份合同呢?

  这份“致中庆富佳出借人的《担保承诺函》”写明:如果中庆富佳到期不兑现本息,山东广宜无条件承担代偿义务,且担保方式是无限连带责任担保。

  “先不论这份《担保承诺函》是否具有法律效力,一个公司给另一个公司做无限连带责任担保,这本身就值得怀疑,进一步讲,就算其在法律上可以承担无限连带责任,有没有代偿能力也是个问题。”刘晓颖律师说。

  合同上除了李庆奎的签名,还有中庆富佳的盖章,以及山东广宜法人代表张来春的签字和盖章。“张金笑曾告诉我们,张来春就是他和张金鹏的父亲,在长安大戏院8楼开着公司。” 李庆奎说。

  记者查询得知,山东广宜的注册地在山东省菏泽市,经营范围是房地产开发、物业管理、房地产销售代理。2014年4月,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由丁秋云变更为张来春。记者查询网络公开信息得知,张来春和丁秋云是夫妻关系。

  还款计划书 本金分6期还

  有了博杰重工3亿元的雄厚资金,又有山东广宜的担保承诺,李庆奎和王大妈满怀期待钱生钱,但等到2016年5月返利的日子,两位老人恐惧地发现,当初他们签合同的地方已经人去楼空。

  之后李庆奎和王大妈,以及百余投资人便通过各种途径向中庆富佳讨要自己的投资款。“投资最多的有几百万,大多数是老年人。”李庆奎说。

  压力之下,去年7月1日,中庆富佳第三次抛出了一纸协议,名为《还款计划书》。这份协议载明:因中庆富佳经营不善,与各位债权人付息返本发生纠纷,为避免纠纷扩大化,我作为张金笑、张金鹏的母亲丁秋云,为了保障每个债权人的权益,愿意承担还款的责任。

  “儿子签的是《借款合同》,父亲签的是《担保承诺函》,母亲签的是《还款计划书》,我们就一步步地被套进去了。”李庆奎说。

  《还款计划书》还承诺,2016年8月20号前,将偿还各位债权人本金的5%,剩余的本金分5期在5个月内偿还。在债务人一栏,有张来春和丁秋云的签字画押。

  除此之外,《还款计划书》还盖着一枚“北京泰元资本管理公司”(下称泰元资本)的红章。记者查询发现,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宋俊杰,并非张来春和丁秋云,在股东一栏,也未有张来春和丁秋云的名字。

  记者还发现,《还款计划书》签订完的7月20号,泰元资就本被丰台工商分局列入“经营异常名录”,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。

  分析

  立案难

  罪与非罪界定难

  挽回损失难

  “我今年已经80岁了,这55万是我和老伴的血汗钱,一下全没了,我都不知道哭过多少回了。”虽然李庆奎等人的案件被警方刑事立案,但是他言语中尽是绝望,“我这岁数还能折腾几年,钱还能要回来吗?”

  在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的一份调研报告中,老年人陷入涉众型经济犯罪的案例,投资企业和理财产品类占到总体的39%,仅次于购买药品保健品类,但前者的涉案金额明显高于后者。

  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贾娜律师说,虽然这类案件涉及的金额巨大,但却面临立案难、罪与非罪界定难,以及挽回损失难的“三难”困境。

  “涉众型经济犯罪立案时警方会考虑报案人数、涉案金额等是否达到立案标准等因素。”贾娜说,“警方还需要区分民事纠纷还是经济犯罪。罪与非罪的关键在于是否具有‘非法占有目的’,但涉众型经济犯罪利用真实项目与虚假承诺相交织,正常交易与违规操作相混合的方式作案,导致侦查过程中对案件定性的困难。”

  另外,贾娜说,涉众型经济犯罪日趋专业化,犯罪嫌疑人隐蔽和转移自己的财产手段高明,即便进入司法程序,损失也难以追回。

  在采访就要结束的时候,李庆奎老人幽幽地说,“告诉你,去年我还有一笔钱投到了一个养老项目,也没要回来,30万。”

  本报记者 张宇 J223

免责声明:
    以上信息均来自互联网,如您认为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存在问题请与我们联系: QQ:1151150531